贝人贝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贝说未休 > 贝人贝语
贝馆贝藏贝人贝语渔夫与贝学螺装贝
贝壳红专访贝类学家张素萍教授
来源:www.beike.red 时间:2017-09-13点击数:载入中...

       在此次的天津贝展中,贝壳红翁戎先生有幸地对张素萍教授进行了专访,我作为另外在场的两位贝壳红同事共同感受到她——一代名师的风采!

       张素萍教授是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1954年生,1978毕业于山东海洋学院(现为中国海洋大学)生物系,师从已故中国贝类学会创始人齐钟彦教授,   主要从事贝类分类与系统演化、海洋生态学研究及无脊椎动物标本管理工作,曾数次参加海洋生态学调查及野外标本采集工作,研究范围是整个中国沿海,从黄海到曾母暗沙……

       她主编了《中国动物志》软体动物门、鹑螺总科专著;参加了《中国经济软体动物》和《海洋生态学Ⅱ》专著的编写;并协助编写了《黄渤海的软体动物》和中国海洋贝类图谱《Seashells of China》等专著;独立和合作发表研究论文七十余篇,先后报道中国沿海贝类200多个新纪录(百度词条上仅说报道中国沿海软体动物60多个新纪录)和15个新种。

贝壳红专访贝类学家张素萍教授贝壳红专访贝类学家张素萍教授

       在担任标本室负责人期间,她主持了中科院交托的重大科研项目:“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种与标本信息系统子课题,海洋动物物种与标本信息”、中科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特别项目:“黄渤海动物物种及标本数据编目”、中科院资环局及生物多样性委员会特别项目:“中国科学院标本馆数据库,海洋所数据源”等课题。

       在专访中,张教授对这次天津贝展以及相关的交流活动评价非常高,表示在众多的贝类爱好者、收藏者之中,有些人员对贝壳的采集、收藏还是比较专业的;并且相对于国外来说,国内的贝类爱好者、收藏者都趋于年轻,贝类收藏文化甚至还影响到了孩子们,他们充满热情,为推广普及贝类知识起到了积极作用,无形之中也为贝类研究做出了一定贡献;张教授还不无忧虑地表示,在中国大学和研究所里面,研究贝类的年轻人极少,已经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

天津贝展小朋友

活跃在天津贝展中的小朋友

       张教授深情地谈及这次贝展的关键人士——尉鹏先生,尉先生是张教授的得意门生之一,在准备考博的时候开始接触贝壳收藏,结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完全被精美的贝壳迷住了!最初他建论坛(中国贝类爱好者联盟前身)的时候规模并不特别大,但是后来逐渐发展壮大,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例如东海一带的渔民,最开始靠打鱼为生,在渔业资源逐渐萎缩之后,加之国内的贝类爱好者逐渐增加和越趋活跃,渔民开始将采集到的贝类售卖给贝类爱好者;而且,有些渔民把采集到的贝壳通过网络渠道出售,也吸引了国外一些贝类爱好者和学者,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外贝类爱好者、学者之间的交流。

贝壳红专访贝类学家张素萍教授

张教授在贝展上为大家致辞。

       虽然尉先生并没有再从事贝类的科学研究,但是看到他创立的联盟、举办的活动能带来这么大的效益,张女士遗憾中也稍感欣慰;而且,张教授也曾带领尉先生发表了中国近海珊瑚螺新种的报告,近年来多次一起研究中国近海贝类,为贝类研究者及收藏爱好者撰写《中国近海宝贝总科图鉴》,为世界贝类学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贝壳红专访贝类学家张素萍教授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重视学术的长辈的爱惜人才和良苦用心,更有作为专业学者的勤奋务实、苦心孤诣的感人作风!

       同时,我们也从张教授这里了解到现在国内海洋贝类的研究主要都是集中在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而在国内各个海洋大学中相关的分类研究之前也就主要由蔡英亚教授他们在做,如今蔡老早已退休年近九旬了。

       翁戎先生告知张教授,他前不久在广东两次与蔡老见面,蔡老的身体还很硬朗呢。张教授不无深情地说,她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蔡老了。(采访之后,翁戎先生转发了他对蔡老的访记,张教授阅后点赞,肯定贝壳红所做的。)

       翁戎先生再次问及中国和陆贝和淡水贝研究的情况,张教授回应说,陆贝研究主要是在北京的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但是最近的五六年已经没有人在做相关研究了,但南京大学的吴岷教授还在做。淡水贝类的相关研究主要是南昌大学的吴小平教授在做。

       科学总是在不断的摸索中进步。但是国内的贝类研究竟然遭遇冷门,这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思!在经济挂帅、物欲横流的时代,如何专注于更多基础科学的研究,对于中国、对于世界、对于人类,何等重要啊。显然,对于中国未来更加切实关心的人士,已经不断意识到类似问题,就是如何更好加以落实了!

       这也是贝壳红,之所以要广传贝类生物科普的初衷和使命啊!

       贝类收藏文化、贝壳文化艺术,也在无形之中对普及贝类知识和促进科学研究起到一定作用,如何为贝类收藏和贝类研究搭起一座信息沟通、资源互补的桥梁,是翁戎先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感谢张素萍教授接受贝壳红这次私下的访谈,但愿在未来,我国在贝类研究的领域能有更多像蔡老、像张教授这样一生专注、安贫乐道、执着研究的人不断涌现出来,并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上一个:“贝壳红”缘结蔡教授(下)下一个:暂无
QSpvRFW9cKuPsbg5CGTYbGupE8TQYNE6up4xMFT4WLRGFHZkeYFirL7ISMkLnQRmdyXNqwEUi13fgoH0aue8YjS5/Vq1UFr0EODqfu/1MdP9Mkspqeq6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