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人贝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贝说未休 > 贝人贝语
贝馆贝藏贝人贝语渔夫与贝学螺装贝
“贝壳红”缘结蔡教授(下)
来源:深圳贝壳红实业有限公司 时间:2017-09-12点击数:载入中...

这时翁戎先生环顾一下蔡老的客厅:入门处左侧,有一张小桌,桌面有两侧都摆放着访客的留言簿,可见蔡老完全把自己的小家当作半开放式博物馆了。客厅的四面,除靠窗一面不能挡光外,另外三面都摆放着展柜,里面整齐、归类、有序、规范地摆放着不同的贝壳甚至贝类的标本。

 

也许是为了满足于更多普通访客,也许是为了显得更加醒目,靠近电视、沙发、茶几的地方的一个展柜,摆放着很多目测有二三十公分以上的大螺,例如中国四大名螺:鹦鹉螺、万宝螺、大法螺和唐冠螺,瓜螺和鹌鹑螺等,这些个体很大的螺,蔡老都摆放着两三个,给人视觉上很大的震撼。对于鹦鹉螺这样外部如鹦鹉,内部结构非常精致、奇妙,蔡老还特意切开让人以窥究竟!


就在这些大螺旁边,客厅通道处的展柜,赫然立着一个“黑木雕”,“黑木雕”上面摆着一个“巨白蛋”,“巨白蛋”沉稳地、不失柔情地写着:F.R.巴纳德博士世界贝类陈列室的字样!

在蔡老的私家收藏馆里,有一个“F.R.巴纳德博士世界贝类陈列室”:一段很久前就广传的感人故事,在蔡老再次的动情回忆中,向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再次娓娓述说......

蔡英亚教授和巴纳德博士

       F.R.巴纳德,加拿大太平洋生物研究所博士,1985年他为了科研和交流,远渡重洋而来,访问当时的湛江水产学院(广东海洋大学前身)并结识了蔡英亚教授,两位学者一见如故,巴博士在蔡教授所负责的贝类陈列室里,看到蔡教授的贝类、贝壳藏品和研究成果,更是钦佩不已;共同的海洋生物兴趣和共同的研究事业,使蔡、巴第一次见面和相处,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彼此长达数年的学术交流。

      1988年6月,蔡教授应邀访问加拿大,再次与巴博士见面交流。蔡教授回国前,巴博士决意把自己珍藏多年、穷尽多年心血、爱之如自的1300多种珍贵的贝壳样本,请蔡教授务必接纳、并带回中国,惊诧万分的蔡教授这时才知道,巴博士已身患严重癌症、他自己确知不久于人世,决定将他收藏的贝壳样本赠与合适交托的蔡教授!

      1300多种珍贵的贝壳,装满了3大箱,转载着巴博士的心血和珍爱,装载着巴博士和蔡教授的深厚感情,装载着加、中的两国友谊,也装载着中国和世界生物科研的重任,越洋过海,到了中国,到了蔡教授的家中,直到巴博士不久后的离世,直到蔡教授已年近九旬!

      这是发生在中加两国生物学家的动人故事,这是世界贝类研究、贝壳收藏史上的一段感人佳话!

      感恩的是,就在巴博士离世之前,蔡教授、巴博士、香港大学的莫顿教授,三人共同完成《中国沿海的双壳类目录》并在香港出版发行!这是内地与香港、国内与国外贝类专家一次成功的合作!虽然巴博士走了!

      是的,巴博士走了很久了!但他留存在蔡教授这里的贝壳们继续在见证他,《中国沿海的双壳类目录》这本书也继续在见证他!愿中国贝人,与蔡教授一起纪念这位平凡而伟大的F.R.巴纳德博士!

    (补记:本月5日,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与蔡教授夫妇再次交流,当年蔡教授从加拿大回国几个月后,巴博士就离世了!《中国沿海的双壳类目录》这本书,巴博士也没能看到它的出版,但这本书的另一位参与者——港大的莫顿教授却是巴博士力荐与蔡教授一起合作的!)

      翁戎先生从蔡教授的简单叙述中,从蔡教授对“F.R.巴纳德博士世界贝类陈列室”很多细节布置中,例如在很多的贝壳样本标签上,蔡教授都郑重地署下巴博士的名字,在很多显眼的地方,蔡教授用更多的资料和照片,默默地纪念这位他今生的挚友、学界的翘楚!

      数十年过来,也许展品不断增加、调整,巴博士的珍藏和蔡教授的收藏都汇合在一起了,巴博士似乎继续与蔡教授肩并肩走在科研的道路上,样本的很多标签也依稀可见当年他俩的很多具体的合作:采集者、鉴定者、不同的采集地……

      从客厅的沙发附近,到客厅的过道,再到客厅的入口,好几处墙面前都摆放在贝壳样本,北美加拿大、美国海域的贝壳,东南亚诸国海域的贝壳,广西北部湾的贝壳,广东、福建等省沿海的贝壳,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海域的贝壳……


      蔡教授在教书育人期间,在科研探索期间,在国内,他与他的学生、同事、同行,足迹北到渤海、黄海、东海,南抵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特别是在19996月期间,蔡教授携同他的得力助手,也正是早上为翁戎先生他们引见的劳赞教授,跟随海军某部舰队,到达南沙群岛进行海洋生物调查,取得了很多重要成果和海洋生物样本。

    无论这时的蔡教授,以及翁戎先生之后与劳教授提及这事时,两位教授——多年的师生、师友都不约而同说,当时过程极为艰苦恶劣、经常流血受伤,但价值无限、毕生难忘!

    蔡、劳南海之行之后,蔡教授参与了《中国南沙群岛的前腮亚纲贝类》论文的撰写和在台湾的发表!这是南沙群岛很多贝类和基本状况在世人面前的"处女“展现和科研!


“贝王”——砗磲,“海洋活化石”——翁戎螺,在蔡教授的馆藏中,也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随着蔡教授带领的脚步,翁戎先生步入了蔡教授的书房,这里既是书房和书籍,还是贝壳并展示,很多更细小、更珍贵的贝壳样本都放在这里,还有一些极为珍贵的贝壳化石,一些友人送给蔡教授的贝壳工艺品和珍珠!

这时,蔡教授带领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一起翻看他有关生物研究、贝类和贝壳的书籍,或他参与论著的,或他学习研究的,林林总总,放满了两三个书柜里。当他们翻看着蔡教授的手稿时,面对着工整的笔墨、干净的纸张、完整的编写,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深受感动、极受鞭策:他们当如何认真、负责、用心、用情、用智地对待“贝壳红”的工作,就是如何更好、更广得传扬贝壳文化、贝类生物的知识,使更多人热爱和保护、合理地利用造物主所赐给人类如此宝贵的自然、海洋和生物!



      这时,蔡教授拿出一本小册子——《神奇的海贝》送给翁戎先生:这不正是翁戎先生一直买不到的一本书吗?这不正是蔡教授与汕头另一位生物专家谢绍河先生共同完成的《神奇的海贝》吗?欣喜之余,翁戎先生“得寸进尺”,请求蔡教授给予签名;极为感激地是,蔡教授非但爽快答应,还说,这里没有文房四宝,等他带翁戎先生他俩过去参观另一个展室时,在那边用毛笔写!

      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再次受宠若惊、感激莫名。当他们准备过去另一个展室时,蔡教授和曾阿姨还请翁戎先生在访客本上留言和署名,翁戎先生紧张地写上:

       “敬仰!佩服!赞叹!蔡老的学术深厚,馆藏宝贵!”

这实在是翁戎先生的肺腑之言!

暂别曾阿姨,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跟随着蔡教授健壮的脚步,走到了广东海洋大学霞山校区,走上了一栋老旧楼房,走进了记不清楚是哪一层楼的一个大房间,大房间左侧挂着一个简朴的牌子,蔡教授自己笔书:“贝类研究室”,以及简单的介绍……

大房间里摆放着很多展柜,放置着数不清楚的贝壳样本、浸泡在酒精里的贝类样本……它们的外观比之于蔡教授家里的藏品,显得好像很朴素无奇、粗糙平庸,然而得到这些贝壳、贝类样本的历史,却是蔡教授和他的同事、他的学生共同亲历采集的艰辛过去和所取得的丰硕成果!这些贝壳和贝类来自全国各地,多达千多种,其中,有关广东的海贝,成为蔡教授与谢绍河先生共同编著的《广东的海贝》的重要实物科研样本!

       翁戎先生可以想象到,这些贝壳、贝类样本,在过去与将来,都为中国贝类的研究提供非常多宝贵的信息、做出许多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里不仅仅有很多海贝,也有很多淡水贝……

翁戎先生站在一幅蔡教授书写的书法作品“广学明德,海纳厚为”面前思索良久,这厚重、敦实的八个字不正是蔡教授一生的觉悟自勉和不断践行的吗?!

       当翁戎先生跟着蔡教授继续观看着展品时,翁戎先生的同事则忙着拍照,在蔡教授的书桌上,就如他家里一样,摆放在很多他与师友们和各届人士的合影,少不了的则是他与恩师张玺教授和挚友巴纳德博士的合影,在若干重要的合影照片旁边,仍然少不了蔡教授到了年迈时还不断提醒自己的警句:

“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多奉献,少索取”,

“勤于充实,善于自持,淡泊名利,清心处世”……

       翁戎先生眼眶有点湿润,心里充满着感动和敬佩……

一诺千金的蔡教授,这时走到书桌旁,研墨留言,在主要由他撰写的《神奇的海贝》著作的空白处,这位长者极为认真、谦卑地写上:“xxx同志指正,蔡英亚,2017619”。

当翁戎先生再次请求蔡教授也为“贝壳红”题字时,蔡教授随即应允,并且唯恐写得不好似的一次又一次地写上“贝————红”,当他一次又一次写完之后,都认为没有写好,说等下次与翁戎先生再见面时,再写……

      (补记:本月5日,蔡教授夫妇和其他家人同时参观翁戎先生私人收藏的“贝壳苑”,对翁戎先生提出如何加强鉴别贝壳样本、规范贝壳样本标签的一再提醒。蔡教授对科研的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精神,更令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所敬仰和钦佩!)

半个多钟头很快就过去了,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还要赶过去广东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博物馆——那座蔡教授同样投入多年心血和精力,发起并参与建立的,享誉华南甚至全国的水生生物博物馆!蔡教授是该馆的首任馆长,退休之后,蔡老继续被广东海洋大学和大学里的这座水生生物博物馆留任教授和馆长多年,如今博物馆仍然以名誉馆长对他尊称和寄望,表达着博物馆对他过去巨大贡献的肯定,也相信这位老教授还能不断发挥余热、继续奉献才华!

与蔡老竟如此投缘,也只能暂时别过了,但愿来日方长;似乎连老天也窥见了翁戎先生和他同事内心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动,下起了毛毛细雨,翁戎先生撑开伞遮着这位令人敬爱的老教授走出了校门,当翁戎先生准备送教授到家时,这位86岁的长者,突然快步跑向路的对面,一边跑一边连声说,不用送他,他没问题,你们赶过去吧,下次再见!

       翁戎先生站在路的这边,目送蔡教授进入了小区的门,再往左边小道继续小跑着,直到消失在他俩的视线中……

       蔡老教授个子不高,但蔡老教授在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心目中,是高大的!

       蔡老教授身子不大,但蔡老教授在“贝壳红”伙伴们的心目中,是宽厚的!


 “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多奉献,少索取。”

 “勤于充实,善于自持,淡泊名利,清心处世。”


翁戎先生心里不断默想着……

                           2017、619拜访,73记述,

                           75再会,76补记。

  • 贝壳红首家贝壳文化艺术精品店隆重开业!

    8月13日,贝壳红首家贝壳文化艺术精品店隆重开业!

    ______
    UPDATE:2019.08.14MORE >
  • 蔚蓝色的大海,藏着你的诗和远方

    每个人心中,都有向往的诗和远方。小小一张照片、一首动听的歌,都有可能勾起旅行的欲望。 眼看端午假期临近,不少人心中应该已经出现过无数次“说走就走”的冲动吧,小编今天为大家推荐两个充满诗意的目的地,还在摇摆不定的小伙伴们可以参考一下。

    ______
    UPDATE:2019.05.29MORE >
1dFBfAaTV7bLA0JhimTtRWupE8TQYNE6up4xMFT4WLRGFHZkeYFirL7ISMkLnQRmdyXNqwEUi13fgoH0aue8YjS5/Vq1UFr0EODqfu/1MdP9Mkspqeq6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