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人贝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贝说未休 > 贝人贝语
贝馆贝藏贝人贝语渔夫与贝学螺装贝
“贝壳红”缘结蔡教授(上)
来源:深圳贝壳红实业有限公司 时间:2017-08-09点击数:载入中...

  2017年6月16日,翁戎先生偕同“贝壳红”伙伴们分别奔赴广西防城港和北海,开启了“贝壳红中国沿海贝景”采编之旅,这距离“贝壳红”成立仅仅一月之余。

  6月的中国南部沿海,广东中部艳阳高照,一省之隔,广西西南部却细雨纷纷,“贝壳红”夜、晨两临防城港四大海洋生物造型场馆、分赴北海海底世界和海洋之窗、共赏南珠博物馆的奇珍异宝、玩转北部湾南珠魂城雕广场和百年老街……

防城港四大海洋生物造型场馆

  稍感遗憾的是,路上接到北海贝雕博物馆临闭馆,需要等些时日再开放通知;应可弥补的是,今年年底 “贝壳红”再聚钦州“蠔情节”时,会再访北海贝雕博物馆!


  翁戎先生思维活跃尤为敏捷,在广西之行旅途中,致电广东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博物馆馆长劳赞教授,说明行程,诚意表达北海之行收尾,想转道湛江,拜会劳教授、参访水生生物博物馆。热情和蔼的劳教授在电话里立即答复并热情邀请了翁戎先生,于是“贝壳红”一行四人6月18日下午抵达了湛江,先行参访了坐落在湛江霞山区宽广美丽、绿意盈然的人民大道的南珠文化馆。想要更全面了解南珠文化就必定要深入到东湛江,西北海,“贝壳红”这次走北海南珠博物馆、访湛江南珠文化馆,应是国人为寻访中国南珠文化,第一次两日奔波数百里跨越广西广东两省!

北海南珠宫博物馆  



   湛江南珠文化馆

  上述行程,“贝壳红”伙伴们所采编文章,似花团锦簇,已争相绽放,敬请诸君关注贝壳红微信公众号共赏!

  18日晚间,翁戎先生在其下榻的滨海附近宾馆致电劳赞教授,劳教授接通电话后连连对翁戎先生说;“你们来的太巧、太幸运了。”因为蔡英亚老教授昨天正好从广州回湛江小住,他正准备给蔡教授电话,争取征得他的同意,明天带翁戎先生他们拜会他老人家!

  翁戎先生通电话时欣喜万分,挂电话时却忐忑不安,心想这位被誉为中国“海贝之父”(引述之《海贝之梦——蔡英亚先生和他的海贝们》)和“中国采集贝壳第一人”(引述之《向前者学习,以完善自我之校友访谈——对蔡英亚教授的访谈》),国内贝类专家、广东海洋大学一代名师的蔡英亚老教授,愿意接见他这样一位普通的贝壳文化、贝类生物爱好者吗?

  (补记:本月5日,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有幸在深圳与蔡教授夫妇再次见面,出于对网络信息的谨慎和对蔡教授操守的更为尊重,翁戎先生与蔡教授夫妇确认有关“海贝之父”、“中国采集贝壳第一人”称誉,蔡教授夫妇非常谦虚地连声否认!并一再提及他的尊师张玺教授,认为张玺教授作为中国贝类研究鼻祖就实至名归了。)

张玺教授

  很快地,仅几分钟后,劳教授回电说:明天早上八点半,到蔡老教授家拜会他,并且已提前被许可届时参观、欣赏他珍藏半个世纪的贝类“宝贝们”!

  翁戎先生兴奋之余,感谢、感恩、感叹、钦佩、期待……

  次日早上八点,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早早候在宾馆门口等候老赞劳教授。尊敬的劳赞馆长劳教授按照约定时间开车前来,短暂寒暄,彼此再次感叹如此巧合、有缘之后,他们很快就到了蔡教授家门口。

  在这个普遍、老旧的小区里,楼与楼还显宽阔的空地-绿地-走廊之处,劳教授看了一下表,8:15分!劳教授说,守时就是对师者、长者的首要尊敬,我们再等十分钟再去按门铃吧!

  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相视一下,深感劳教授的尊师重道,何等宝贵!多么值得“贝壳红”同仁们、伙伴们的学习和仿效啊!

  8:25分,劳教授招呼一声,他们走进对面住宅楼单元,劳教授轻敲了门…

  厚重、轻朗的长者声音飘出门外,宽脸、壮实的蔡英亚老教授和他的夫人曾阿姨出现在他们面前!

蔡教授

  已86岁的蔡英亚老教授,本名蔡耀国,1931年9月出生,福建建瓯人氏,1956年毕业于上海水产学院(现上海水产大学)养殖生物系,后到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进修学习贝类学;曾先后在厦门集美水产专科学校(现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湛江水产学院(现广东海洋大学)执教40多年;专攻海洋生物学和水产养殖学领域,多年来一直活跃在贝类生物研究领域,至今未停息,教学上主讲贝类课程、研究上主攻贝类生物和养殖,且都有诸多专业论著;曾在90年代末,先后到访泰国和加拿大并参与贝类相关科研合作,1992年10月起,蔡教授开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9年更被聘为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学术顾问;退休前,他还是广东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博物馆的创建人和首任馆长、馆长(1991年-2004年)、名誉馆长(直到他78岁完全退休为止,蔡教授按年龄退休后被校方返聘10多年!)、中国贝类学会理事……

  他们走进蔡教授的家,爽朗的老教授、和蔼的曾阿姨、窗明几净的家,让人如沐春风,更让人惊叹地是:展柜四壁立,贝壳分外明!

  这里,非常感谢劳教授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就把翁戎先生和同事介绍给蔡教授夫妇,并抓紧时间和机会为大家切入话题、拍摄合影。劳教授因还要赶回广东海洋大学去上班,故与蔡教授夫妇寒暄一会就先回校了。

  越到当日与蔡教授分别之时,越到撰写此文时,翁戎先生心里更清楚:若非劳教授是蔡教授的得意门生、得力助手、交心同事、一生师友,翁戎先生和同事岂能如此得蔡教授夫妇当日的特别恩宠?

蔡教授、劳教授和我(中间:蔡教授,右边:劳教授)

  虽然翁戎先生之前读过几篇有关对蔡老的访记,蔡老待人确实可亲、可敬,但当日所遇、所得则非同一般待遇。

  劳赞馆长劳教授离开蔡老家后,一边是翁戎先生与蔡老边看贝壳边聊,一边是翁戎先生的同事与曾阿姨边拍照边聊。

  蔡老对他俩说,他的贝壳、贝类藏品这只是一处,如果他俩看完这处,想看另一处,他会再带他俩过去,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连声说好,这样的恩宠和美事,岂能辜负和错过!

  (温馨提示:重点来了,爱好贝壳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下篇,蔡教授将带翁戎先生及同事参观他一生的“贝壳珍宝”。)

  ——“贝壳红”翁戎先生湛江拜会蔡英亚老教授记

6st1phgczxMwORnY1/CnHGupE8TQYNE6up4xMFT4WLRGFHZkeYFirL7ISMkLnQRmdyXNqwEUi13fgoH0aue8YjS5/Vq1UFr0EODqfu/1MdP9Mkspqeq6DQ==